北京保鲜膜价格联盟

测评|十人九差评的巴航竟给我带来这么多惊喜

航旅圈2018-12-03 14:26:33

1、点击标题下"航旅圈"

2、在"添加朋友",查找公众号"航旅圈",或搜索"airwefly"

3、微信关注:29433143,标注"航旅圈+身份",加入航旅圈微信群

4、航旅圈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尽管中国和巴铁的关系众所周知,但巴基斯坦国际航空(Pakistan International Airlines, PIA)对大多数国人而言无疑仍是一家陌生且小众的航空公司。如果你去问搭过巴航的任何一个人,估计10个里会有9个告诉你这家公司多么多么不好,动不动就晚点,飞机破,饭难吃,空姐不好看且态度差,厕所巨脏,balabala…可以说是和坚不可摧的中巴友谊画风十分不符了。


可这一切反倒让我对PK这家航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竟七月在远东连飞了四段40多年机龄An-24以后,我觉得短时间内我大概是不会遇到更破更旧厕所更脏舒适度更差的飞机了…我的飞行原则一直是体验至上,而距离上次搭小众航司的公务舱已经过去了快一年,因此当我在选择从北京回伦敦的航班时,置更便宜且明显一切都会更好的TG于不顾,果断买了巴航经伊斯兰堡中转的联程票,尽管这个中转会涉及到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在伊斯兰堡机场过夜,但还是没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事实上后来事情的发展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但也无意中促成了一次非常特别,有趣,且难忘的经历,这里先卖个关子,后文再详细说明。


PART1
PK853,PEK-ISB

机型777-200ER,机龄10.8年


是日,北京时间下午2点,当我正憧憬着即将到来的飞行时,某APP突然通知我航班取消,我心中顿时千万只草泥马跑过,我不信我不信!于是赶紧打开另一个APP核实,显示“取消预警”…不过却没有收到从代理或者航司来的任何消息。果断给代理打电话确认情况,小姐姐表示她们并没有收到航班取消的通知,建议我仍按时去机场。对我而言当然也不能就这么放弃了,然后就在去机场的路上非常搞笑的收到了该APP的通知,航班登机口确定了…点开看看,仍然显示取消…取消的航班还有登机口?可以说是十分有趣了。到T2以后直奔A区值机柜台,果然除了晚点一切正常嘛,差点就被APP给坑了。事实上直到航班起飞前一刻该APP上显示的依然还是取消,而作为它的竞争对手另一个APP上面已经改过来了,所以该公司的程序员们该认真一点了啊。


话说回来,这班PK853的线路非常有趣:东京成田-北京-伊斯兰堡-拉合尔,也就是说PEK-ISB实际上只是其中的一段,而这个航班之所以容易晚点,也多是因为从成田起飞晚了,自然后面的就都要跟着一起延误…值得一提的是巴航在PEK-NRT之间是有第五航权的,且票价常年较低,因此很多人对PIA的体验事实上都是在这一段里完成的。


从值机排队情况看航班乘客并不多,我到的时候公务舱柜台空空如也,便径直走了过去:

-“先生是到伊斯兰堡吗?”

-“不,我转机去伦敦”

-“哦哦我看一下,啊去伦敦的航班是明天上午的,那先生您有巴基斯坦签证吗?”

-“我没有啊,我不出机场的,应该不需要签证吧,我有朋友这么走过” (事实上并没有这样的朋友…但我之前的确查过巴基斯坦转机并不需要过境签或其他签证,我起初以为我的情况就是要在机场过夜而已,结果到伊斯兰堡才知道,too naive)

-“好的,但是先生,政策一直在变,我得先帮您确认一下,您在旁边等我一下吧”


然后就是值机小哥哥打电话给了他的领导,领导表示应该需要签证,但也不太确定,要再问问巴方的小领导,巴方小领导表示他也不知道,要再请示一下巴方的大领导…就这样总共过了大概20分钟,期间我已经做好被拒绝值机的准备了,最终从巴方的大领导处传来消息,没问题,可以转机


这下我总算也是放心了啊,小哥哥直接帮我打好了两段的登机牌,可惜用的是国航的纸,不免有些遗憾。下图是第一段的登机牌,只剩副联了:

PEK-ISB登机牌

而后过边检时我惊讶地发现现在从PEK出境也可以走电子通道了,也就是说以后出入境都可以不用走人工通道在护照上盖章,效率会高很多,这一进步非常值得表扬!


PIA在首都机场用的是T2国航的休息室,进去转了一圈发现找不到厕所,遂问前台,答曰出门右转。合着这个休息室里连厕所都没有啊…至于其他方面就不吐槽了,去过的都懂。


航班因为在成田晚起飞了一个半小时,在北京也就毫无意外的延误到了八点。今天由17号登机口登机:

准备登机

乘客寥寥,单廊桥登机,我算是上飞机比较早的,看到公务舱的第一眼着实震惊了一下,本来以为就是最普通的大板凳了,结果看上去还挺好的啊!似乎还能平躺的样子?

PIA商务舱座椅


前舱上座率很低

不过待我坐下以后仔细研究了一番,果然还是经不住推敲啊,首先座椅的确比较旧了,有一些岁月的痕迹,左侧扶手底下是放遥控器的地方,然而扶手本身却合不严,小枕头的白色枕套真的就是个白色枕套,没有logo,前方PTV比较小,且画质堪忧:

前方椅背

后来我玩了下这个PTV,结果直接给我逗乐了,这界面真的很接地气啊…

PTV


PTV

至于座椅本身,也并不能放平,大概能放到160度吧,没错就是传说中的斜坡凳。斜坡本身不可怕,主要问题是它设计得极不符合人体工程学,放到底以后躺着不是会把腰架空,就是会窝着脖子…反正我是睡不着,只好码码字了。


起飞后我又去探索了一下卫生间,事实上至少前舱的没有什么问题,挺干净的,拍了张把手的照片,因为感觉pull的乌尔都语写法很有意思。

卫生间把手

机上杂志和安全提示卡倒是都很新,起飞前会先放一段祷文,嗯和年初搭BI一样…然后才是安全演示视频,视频本身自然是毫无特色了,不再多言。

安全提示卡

然后说说软件上吧,前舱上座率9/35,意料之中的低,有3个CC在服务,都是女性,年龄看上去大概都是30-40的样子?面容姣好,可PIA的制服不好看,就是土黄色或者绿色的纱丽,所以就给人都是大妈的即视感了。不过和BI不同的是她们都是直接就不带头巾的。服务态度的话,就因人而异了,绿纱丽的CC态度很好,一直面带微笑也很讲礼貌,两个黄纱丽的就要明显差一些,不过倒也都属于正常范畴,并没有有些人说的很糟糕的感觉。


然后,对我而言公务舱的重头戏永远是吃!PIA初体验给我感觉最特别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顿饭了。登机后CC不会微笑着问你“迎宾饮料想喝什么呀”,而是直接端过来一个托盘,只有两种选择:橙汁和苹果汁,酒就不要想了。于是我拿了杯橙汁:

橙汁

起飞后开始发餐,嗯没有菜单,也没有人提前来问你想吃什么呀?就这么直接开始发餐了…看到前菜的第一眼我有点凌乱了,这蔬菜苏打饼干,法式沙拉酱,咖啡伴侣(问题是咖啡呢?到最后也没见着啊…)以及还带着保鲜膜的蔬菜沙拉,真的给我整得有点懵了,还没缓过神来,CC抱了一大桶水来倒水,定睛一看,雀巢优悦……随后另一个CC端着另一盘易拉罐装的可乐和雪碧就过来了,没有杯子没有吸管,没有人问你想不想喝,没有人帮你开,直接伸到面前,想要就自己拿吧。

前菜

不过我倒不会因此觉得很亏什么的,讲道理PIA真的还是很有特色的嘛,不过更特别的还在后面。吃完沙拉后两个CC推个小车过来了:

-“先生主菜想吃什么呀?”

-“你们都有什么呀?”

-“我们有鸡肉,牛肉,蔬菜和鱼”

-“(我心想咦原来选择这么多啊)那我就要牛肉吧”

-“那您要印度米饭还是中国米饭呢?”

-“中国米饭吧,谢谢”

于是CC拿出了个空盘子,打了点中国米饭,又打了点牛肉,然后跟我说:“and?”

And?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觉我是不是还能再点一个啊?跟她确认之后,那就再点个鱼吧!

“And?”

纳尼?还能点?抑制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毕竟当时真的很饿啊,那就再来个鸡肉吧!

成品就是下面这盘了:

主菜

公务舱这样吃饭也是头一遭了,有点像自助?又有点像食堂打菜?可是类似的场景出现在飞机上真的很特别。而且无论是量还是味道都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业界良心啊,扫完了一盘,巴基斯坦大叔(前舱一直有个制服大叔在晃悠,挨个检查行李架)笑着问我“Do you want more food?”哈哈哈虽然当时没太饱但我还是克制住了,毕竟还有甜品呢。


后来CC撤走盘子上甜品,然后小车上放了个果篮,问我要不要什么水果呀?那就要根香蕉吧,于是真的就是一根香蕉被直接放在了盘子上,还带着水呢…嗯简单粗暴,这很巴航。

甜品

开心得吃完了饭,看了看之前CC给的毯子,真够薄的,翻来覆去终于在角上找到了logo…恭喜毯子君成功领先了枕套君一个身位。

毯子

最后提一句,安全视频里说手机要全程关机,真不愧是我们的铁兄弟啊,很可惜事实上这条规定根本没有执行,起飞前CC压根就不检查,起飞后开着飞行模式玩她们也完全不管,所以以上文字其实都是我在飞机上就写下了的,善哉善哉。


落地前半个小时,飞经巴控克什米尔上空,CC来给外国人们发入境卡了,显然她并不知道我是要转机的,毕竟转机的可能整架飞机也就我一个…既然如此我也没解释,干脆拿一张作纪念好啦。(结果这张入境卡后来被填了交了,具体我们后文再说)

巴基斯坦入境卡

不久后飞机平稳落地伊斯兰堡机场,虽然是夜里,但能看到整个机场并没有廊桥,所有航班都停靠远机位,不过地勤效率还是很高的,没多久我们就下飞机坐摆渡车去往了航站楼。


PART2
ISB联程中转

终极难度的神奇经历


国际中转嘛,经历过的朋友都知道,无非就是顺着标志走,先检查一下第二程的登机牌,再过过安检,然后直奔登机口就得。这能有啥难的?


可是如果当你进入到达大厅后发现,纳尼,咋没有中转联程通道通道?事情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如果这时再加一条还要过个夜,那可能就更加有趣了,尤其是在伊斯兰堡这个地方。

ISB国际到达大厅

且说我下了摆渡车走进小小的到达大厅,环顾四周,没有转机通道…确认了好多遍把所有牌子都看了一遍,真的没有啊…那只好硬着头皮奔边检去了,还好公务舱小车到的早几乎还没有人。跟边检小哥说明了情况后,他让我到跟他背后那个哥们走,好像没什么问题…等等,他背后的话,那我岂不是直接入境巴基斯坦了???不过在没有中转通道的情况下,似乎也不得不入境。我跟那哥们走了没两步,他又让我到边检柜台后面的板凳上坐着等着,等PIA的工作人员来带我。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我就看着我这架航班上的所有人都走完了,期间还被一个边检小哥邀请客串了一把翻译…终于PIA的工作人员来了,首先表示我也要填那个入境卡,因为我事实上确实入境巴基斯坦了,尽管没有盖章也没有边检记录,但我人确实站在人家地盘上了呀。于是我把之前飞机上发的拿出来填了,由他交给边检的工作人员。然后他带着我就往外走,走出了出口,我竟然真的呼吸到了伊斯兰堡的空气…当时感觉太不可思议了。他又带着我走到了破破烂烂的PIA办公室里,然后又让我坐下等着,自己就离开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我。这时最重要的人物出现了,就称他为眼镜大叔吧,身材高大魁梧,一袭黑衣,带副小眼镜架在鼻尖上,颇有些账房先生的样子,此人在我整个转机过程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ISB唯二的行李传送带之一

眼镜大叔先是看了看我后一段的登机牌,然后我问他这是在北京打出来的,不知道能用不?他竟然瞥了我一眼,没理我直接走了…走了…过了会儿他回来了,让我跟他走,一出门我就看到了亮闪闪的International Departure的牌子,心想肯定是带我进去然后我在机场睡一夜就行啦,结果我还是too naive了,他带我穿过马路径直走向了一辆中巴车。我看到车门上印的有酒店的名字,就猜到是PIA给我安排了中转酒店啊,和眼镜大叔确认后,的确如此。我本以为我一个没签证没记录莫名其妙就入了境的人在机场附近活动活动就得了,这下可好,还要带我往城里走???


带着激动的心情我上了车,才发现此时车后面已经全坐满了,而且还都是同胞,后来在聊天中得知他们都是外派来巴做工程的,目的地是拉合尔,结果拉合尔大雾航班飞不了,就改到第二天早上再飞了。就这样我竟然行驶在巴国的大马路上了!大概15分钟到达酒店,打开地图看了看,其实并没有到伊堡本身,只是在外围而已,外围看上去吧,的确很南亚,我觉得还不如加德满都好呢…当然后来我才知道ISB本身并不在伊斯兰堡,而是在旁边旁遮普省的拉瓦尔品第,PIA安排的中转酒店也是在拉瓦尔品第,并非伊堡。看来只有以后有机会专门来巴基斯坦才能一睹伊斯兰堡的真容了啊。

拉瓦尔品第街景

到酒店后得知PIA竟然还包了晚饭和早饭,虽然都很简单,但总体而言航司这样的安排可以说很令人满意了。毕竟之前我压根就没敢想过还能躺到酒店的床上啊。至于包的这两顿饭吧,就更南亚了,餐具是什么?不存在的。用起你的右手来吧!

晚餐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在经历了一波行李被装错车的小风波后,原班人马重返机场,这下终于可以看清伊堡机场长什么样了,我真觉得还不如KTM呢…同车的朋友们走国内航站楼去拉合尔,我自己重返国际航站楼去伦敦,于是坎坷的出境之旅开始了…

ISB航站楼外侧

第一步,因为在南亚进航站楼大门就要查机票(至少我见过的都是),而且一般爱看纸质的,可我并没有,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去昨晚去过的那个办公室打张机票出来,长这样:

纸质机票

拿着它顺利进入航站楼并过了安检,开始第二步到check-in柜台重打登机牌。我其实只是不确定北京打的到底能不能用,而且我确实也想要一张正儿八经的PIA的登机牌啊,结果我还没开口值机的阿姨就给我把旧的撕了然后重新打了张新的出来…哈哈哈这下我是心满意足了!仔细看会发现这张登机牌上没有条形码,也就是说在ISB坐飞机登机牌只是看一眼就好……

ISB-LHR登机牌

随后我问她说我没有巴国签证啊,我怎么出境呢?会不会被拦啊?她说她也不知道,让我去旁边问问。然后我去了个不知道到底是干嘛的柜台,大叔人很好,尽管不是他的职责但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他说我的状态是in transit,而且没有超过24小时,是不需要签证的,让我不要担心。一番感谢后进入第三步去过边检了!排了好久队终于到我了,我眼睁睁地看着边检小哥开始一页页翻我护照找巴国签证和入境章,正想解释,突然旁边不知道从哪出来了个人就开始和边检小哥说话,我一看竟然是眼镜大叔!他从哪冒出来的啊…然后就看边检小哥在登机牌上盖了出境章,护照上没有留下记录,我就这么被大叔领出境了。


大叔依然是不苟言笑的样子,过了边检以后让我在旁边等他,然后他就拿着我的护照和登机牌走了…大概过了5分钟,拿了张纸回来,于是进入第四步填出境卡。大叔二话不说翻开护照就开始帮我填,最后只让我签了个字而已。之后在他的护送下我准备去过安检,这时他又拿走了我那张纸质的机票单,就让我过安检去了。我以为他就把那张机票收走了,毕竟对我而言留着也没有用嘛,过安检后我便径直上楼去了出发大厅。


当我在公务舱休息室前台登记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有人拍我肩膀,回头一看,竟然又是眼镜大叔!他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啊…这时终于走完了转机的最后一步,他把那张纸质机票还给了我,上面标记了一下只是看不懂写的是什么,并且第一次冲我露出了微笑。经过一番握手和感谢之后他便又转身离开了,没有再出现过。


现在回想起这次转机经历依然会觉得很特别很难忘,我无法概括在ISB转机的流程到底是怎样,因为我几乎是完全靠眼镜大叔带过来的。不知是不是所有在ISB转机的人都会有这么一个工作人员指引,但对我而言因为中间还在伊堡过了个夜,就让这次经历更加珍贵特别了。


最后说说ISB机场和公务舱休息室。休息室很简单很简单,就几个大沙发而已,灯光昏暗,虽然有一台食物但看着就没有食欲…国际出发大厅本身在二层,我之前看登机牌发现没有登机口,还在奇怪,等到了出发大厅才发现,原来整个ISB国际出发就只有一个登机口啊……所有乘客都过这个门然后下楼去坐摆渡车,毕竟这个机场是没有廊桥的。(虽然KTM也没有廊桥,但人家好歹还有五个登机口不是…)

公务舱休息室大门


休息室里的食物们


ISB机场一角


登机 飞往伦敦的PK785


偶遇南航757 (B-2851)


印有PIA logo的发动机

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飞往乌鲁木齐的CZ6008的起飞时间和我这班差不多,停机位又刚好挨着,从登机口到上摆渡车再到下了摆渡车,都有工作人员冲上来问我:"China? China?" 特别是下摆渡车以后一个大叔直接拦住我要把我往南航的飞机上带…所以我跟他们一个个都解释了一遍我不去乌市我是去伦敦的,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哈哈,就像我在伊堡转机的这11个小时,真的很不可思议呀。


PART3
PK785,ISB-LHR

机型777-200ER,机龄13.7年


又回到已经不算陌生的PIA公务舱,可又总感觉哪里不太一样。坐下后仔细一看才发现,座椅和先前的那架不太一样啊。可惜这架的座椅不仅没有比之前的好,还更加破旧了…看上去是老款的座椅无疑了。

老款巴航公务舱

至于有多旧呢,也就是各种地方"非脏即掉"吧。比如放救生衣的那个区域的盖子,就是盖不上的,遇到颠簸救生衣就会直接掉出来……但在巴航的飞机上,你还能再要求什么呢,接受它的不完美甚至糟糕,本身也是这次体验的一部分呀。



感觉随时都会掉出来的救生衣

毕竟是第二段航班了,对各种事物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好奇,不过倒是拍到了那个送餐小车:

送餐小车

至于饭本身呢,除了不再有各种中文标识的水啊饼干啊之类的,其余和第一段并无太大的差别,主菜还是吃得饱饱的。

前菜


主菜

要说这一段最大的惊喜,无疑就是拿到了一个稀罕货——巴航的洗漱包!因为搭PIA无论是从北京到东京还是到巴基斯坦,都是不会提供洗漱包的,那么在ISB-LHR这一段上能够拿到一个洗漱包(深绿色,下图有色差),可以说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了。洗漱包里面袜子眼罩梳子牙具等等也是出乎意料地全,袜子和眼罩的颜色也是PIA的代表色—深绿色:

洗漱包


洗漱包内容

后来因为实在是困,在斜坡上也睡了一大觉,醒来都快降落了。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稳稳降落在LHR,我的巴航之旅也就基本上到此为止啦。最后两个小插曲:1. 或许是因为我睡着了,CC并没有给我LHR的快速通关卡,我也是到边检了才想起来这回事。同排旁边的小哥也没有拿到,我俩交流了一下后他去乖乖排普通的队伍了,我则是选择去碰碰运气,阿姨看了我的登机牌,就让我走fast track啦。2. 边检恰巧是个明显的南亚面孔,应该不是印裔就是巴裔,对我从巴基斯坦来感到非常好奇,解释一通之后得到一句“You transferred in Islamabad. It's really a special route!”


总而言之,对于追求品质和舒适度的公务舱乘客而言,巴航绝非好的选择,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在选择范围之内,更何况它的价格也没有明显的优势。但于我而言,作为飞行爱好者,明知不好也要去尝试一下,其实就像很多飞友会去俄罗斯、朝鲜或者伊朗体验老式客机一样,本身就会带来很大的乐趣和满足感,而这也就是我们热爱飞行的原因吧。

文章作者:栋小栋梦想飞天涯


更多测评

1、独家测评|马汉航空:最神秘航司的波斯style

2、PK头等舱|中东三大航谁才是真正的壕?

3、“女皇”再让我看你一眼 飞跃大半个地球只为最后一架747-300